连环“套”

杨 浩

来源:黔西南日报     2019年01月25日        版次:06    作者:

  这是我的一次真实的经历,说出来都觉得有些丢人。但我还是想把它如实记录下来,如果能对外出的人们有所警示,那么,我的“学费”就不算是白交了。

  ——题记

  

  下午五点,我从A省返回G市。

  随着潮水般的人流,刚涌出G市高铁站,五六个手举市区各站点广告牌的私家车驾驶员,正不厌其烦地招揽旅客。其中一个身着蓝色夹克的中年男人堆着笑容迎了上来,对我说:“师傅,去G市客车站吗?马上走。”见我停下脚步,他接着说:“到G市客车站只要40元,还有两个老人在前面一点等着的,一起走,马上,快点跟上我。”我和他急急忙忙往高铁站停车场走了五六分钟,赶到指定的等候区域,两个老人不见踪影。蓝色夹克一脸的失望,叫我在他的车旁等几分种,他再回头去邀约一二个乘客,马上就走。

  又是五六分钟过去了,还不见他邀到乘客,我开始着急起来。要知道,G市客车站最后一班到Q县的客车是下午六点,如果不及时赶去,怕是要错过乘车时间。于是,我想,不等了,直接到高铁站外打的,还来得及。

  当我沿路返回涌动的乘客人流中时,蓝色夹克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一把拉住我说:“师傅,你不要走嘛,我马上就约一二个人,你们拼车,马上就走。”看他在人潮中左奔右跑满头大汗卖力地招揽乘客,人们或摇头示意,或不予理睬,或面无表情绕道走开,我忽然心生怜悯,想着他挣钱也不容易,几乎到了不要脸的程度。若不是为了生存,谁愿意这样啊。再等等吧,已是五点二十,赶到客车站还来得及。

  谁知,一等十多分钟又过去了,这回我真的是不耐烦了,径直往站外走。蓝色夹克也是用心良苦,一边揽客,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着我,见我执意要走,他马上赶过来,连声说:“不等了,不等了,你再加10元,马上走,马上走。”

  上车时已是五点三十分。又遇下班时间,G市和其他大城市一样,堵车已然是家常便饭,我念叨说,照这种堵法,估计是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。蓝色夹克赶紧承诺,如果错过最后一班车,他帮我找车,不会耽误我的行程。

  尽管紧赶慢赶,到客车站时,最后一班车还是已经驶离。我心想,要在车站附近住一晚,明天才能走了。有时,好心也会误事的。

  蓝色夹克说:“我在车站附近帮你找车,尽量让你今晚回Q县。”在车站七八百米外的一个十字路口,蓝色夹克叫我在车上稍等,他下车朝路对面走去。只见他和路对面一个中年女性在交谈了几句,随即返回对我说,那个女人有办法让我今晚回Q县,还说,如果不放心,可以把他的私家车拍个照,有啥子事,回头找他就行了。说完不忘提醒我把50元打车费给他。收钱后,他很快开车驶离我的视线。

  我悄悄打量了一下那位中年女人,大概30岁出头,染着浅黄色头发,中等身材,从衣着气质看,可能就是周边村镇的居民。

  中年女人叫我跟她走,沿大道旁缓坡方向步行一会儿,来到一个简易板房,板房内外均没有店名。房内仅有一张办公桌椅,两张人造皮革小沙发,外加几张塑料凳。如此简陋的办公环境,我隐约觉得不大对头。

  沙发上,分别坐着两人,一男一女,都是农村人模样,脚下是大包小包的物件,肯定是外出务工人员。女的十七八岁,脸庞微黑,长相清秀。两张塑料凳上坐着一个少年,一个中年人,都在埋头盯着手机,看得出是外出务工人员。

  从G市到Q县的正规客车票价为100元。中年女人开口就让我付180元,我说太贵了。几经讨价还价,最后150元成交。我盘算了一下,一是我的休假期已结束,必须回到单位,还有一大堆工作在等着我;再一个,如果今晚不走,住一晚少说也得100元,能走的话,还是早走为好。

  中年女人给我开了张没有公司名称、没有印章、字迹潦草的“收据”后,一帅哥走进了板房,开始着手帮我联系车子。说是晚上八点有一辆过路班车,要途经Q县,八点可走,叫我做好准备。说完,帅哥旁若无人地埋头清点手中一小沓百元大钞。

  闲着无事,我和候车的那位模样清秀的少女攀谈起来。她说,坐她对面的少年是她弟弟,姐弟俩相约到福建打工,在这里从下午三点就等起,现在都快七点了,还不见联系到车子,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。我当时就纳闷了,姐弟俩又不像我一般急着赶路,有大把的时间,为啥子不到G市客车站乘坐正规的公交客运车辆呢?或许是因为这个无名小店开出的票价更便宜吧。

  闲聊间,帅哥叫我随他出去,说是已联系了一辆马上要开走的小轿车。走出门来,青年帅哥叫我另付30元的车费,因为这里离乘车点还有几公里路程,这个钱不可能让他给我出。我一下子来气了,说30元太贵了,不行,我宁愿在当地住一晚,明天再走。

  争执间,一辆摩托车路过,车上一男一女,都是本地人模样。帅哥叫停摩托车,让他们顺带我去找一个名叫张老三的小轿车驾驶员,不过,我得付20元摩托车费。这回,我又不答应了,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,但又抽身不得。青年帅哥不耐烦了,说:“我付10元,你自己付10元,这该行了吧。”我想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10元就10元,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  摩托车男女把我夹在车中间,向目的地开去。一路上,我的心都是悬着的,摩托车超载存在安全隐患,要是有个闪失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这时,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。摩托车在暗黑的马路上开了20多分钟,终于来到客车站附近的一个小镇的院坝里。并不宽敞的院坝中,苍白的路灯下停着各型微型车、面包车,还有摩托车。更为意外的是,有数十个背着大小包裹的人员在焦急的候车。那个骑摩托车的男人把我带到一个身材矮而壮实的光头面前,交待了几句,大意是说我是张老三的乘客,要光头带我去找张老三。光头要我给他30元,我说我已经付了150元的车费,光头说,他没收到我一分钱,凭啥子要带我去呢,而且,最后付这30元,全部的事情就搞定啦。看着光头不用化妆就是一副恶人的嘴脸,我心里是发虚的,付就付吧。收了30元,光头这才带我在院坝中找张老三。

  第一眼看到张老三和他的“小轿车”,我的心就凉了半截!那是啥子“小轿车”哟,分明就是一辆七座的破旧面包车,更恐怖的是,车上已塞进了9名乘客,还有两名操Q县口音的女性在等着往车中挤,后备厢堆放着密不透风的包裹,无法想象,如何还能把我和两个女性塞进车中!

  光头把我带到张老三跟前,就转身和其他乘客摆谈去了。

  张老三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:“你还没交钱给我呢!”

  我说,钱我已付给光头了。张老三说:“我可没收到,他是他,我是我。”

  张老三脸色黑里透红,身材高而匀称,浑身上下没有一两多余的赘肉,眼光扫过,泛着阴冷的寒光,这样的人,猜测其力量、速度和爆发力,绝非我这类文弱书生能承受!看来,今晚走为上策,拖延下去,最终吃亏的一定是我。

  万幸的是,光头还在离我几步开外的地方背对着我和旁人闲谈。我走过去,对光头说,我不去了,把钱退还给我。光头愣了一下,慢慢腾腾极不情愿地把30元钱拍在我的手中,再不理会我了。

  我急忙逃之夭夭。来到院坝外,有几辆面包车停在路上。一面包车主迎上来,问我要去哪里。我的记性本来就极差,又几经折腾,那里还记得清楚来时的简易板房的具体位置。我只得说,就是经常介绍乘客来这里的那个地方,大概就是客车站附近不远处。

  上车后,面包车车主说,他只收我20元,该收多少就收多少,绝对不会多收一分钱。我庆幸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比较正直、善良的车主。我推心置腹地说,做生意一定要讲诚信、讲良心,收取不义之财终究会于心不安的。面包车车主连声说,那是,那是,还说前段时间,一个外地打工的民工,就被这些人这样来回折腾,最后花了几千元,才算了事。

  快到客车站时,面包车车主说,他再打电话,向熟人核实一下我要去的具体位置,还问我回那个简易板房去干嘛。我说,当然是去退钱啦,我今晚决定住下,明天一早回Q县。

  车行到客车站前的一条大道上,面包车停下,车主接过我递上的20元钱后,告诉我说多半是找不到那些人了,然后急速驶离。

  我沿着大道向低处行走,看了一下手机,已是晚上八点多,夜幕完全降临,路上车辆、行人稀少。我凭着记忆,找寻印象中的十字路口。可走了三十来分种,还是见不到记忆中的十字路口,大道依然笔直地伸向远方。无奈,我只得沿路返回,像我这种“路痴”,怕是越走越远,最后会迷失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。

  暗夜中,我孤零零地独自走着,四周寂然无声,静得可怕。我突然想到,这个面包车车主可能也是他们一伙的,不然怎么不直接把我送到简易板房的位置?让我这个外乡人转来转去,昏头转向。再有,他打电话声称问熟人板房位置,他们是同行,哪能不清楚具体位置呢?肯定是在通风报信,难怪他会说我找不到那些人呢!

  好不容易来到客车站前,几个当地人争相问我要不要住宿,我朝其中一个摇了摇头——这下可好,这个人反而喋喋不休地要我去他那里先看一下,满意了再住下。坦白说,这时的我已是惊弓之鸟,哪里还敢去住宿呢。我默不作声往客车站内明亮处快步行走,可那人一直紧跟不舍。这时,前面正好停着一辆开往外省的客车,其中要途经离G市最近的H市。我只想摆脱这个人纠缠,就直接跳上客车,驶离了G市。

  来到H市闹市旁的一家宾馆住下,沐浴在明亮温馨的客房灯光里,反锁紧厚实的房门,我总算惊魂稍定。回想今晚的所见所闻,犹如一场噩梦。好在,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:不管是乘车也好,做其他事也罢,一定要走正规渠道,不然,种种麻烦也许就会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你……

引题: 标题:连环“套” 副题 杨 浩

 CopyRight© 2019 黔西南日报 All rights reserved. 黔ICP备09001781号
本网络频道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 均为黔西南日报社所有,黔西南日报社具有著作权与版权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  • 主办单位:黔西南日报社
  • 国内统一刊号:CN52-0015
  • 征稿信箱:qxnrb-xw@163.com
  • 特刊信箱:qxnrb-zk@163.com
  • 邮发代号:65-34
  • 新闻热线:(0859)3112742
  • 广告咨询:(0859)3117862
  • 技术支持:(0859)3117862
  • 技术支持:(0859)3117862
  • 民生热线:(0859)3118032
node_183.htm"